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婚纱礼服 >
医生判断
* 来源 :http://www.vzlwo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6-26 21:27

“我们真的不是心狠不要他,实在是没办法。”萍儿说,大儿子是个聋哑儿,小儿子淼淼还是聋哑儿,他们实在无力承担几十万的人工耳蜗费用。“我们就想,如果孩子被条件好的人家抚养,以后就不用跟着我们受苦了。”

转机出现在1月15日上午。根据掌握的线索,医生判断,淼淼肯定在宁波会有关于听力方面的就医记录。宁波大学附属医院医生查看了2012年听力筛查的就医记录后,提供了一个可靠线索:当年5月,有个孩子与淼淼的情况很相似,档案里留着联系人的电话。

“这次来中国让我没有了遗憾,找到了淼淼的亲生父母,也算帮他找到了根。”昨天,molly和弟弟ben笑着上了火车。1月19日,他们将从上海飞回美国西雅图。

三岁半的小男孩淼淼,先天失聪,2012年5月18日被人放在宁波江北区天水家园小区南门口。之后,他在恩美福利院长大,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。如今,他又被查出患有遗传性疾病,有可能双目失明。养父母决心寻找孩子的亲生父母,希望在他的世界一片漆黑前,能看一眼亲生父母(本报2015年12月30日n4版曾报道)。

1月15日傍晚6点30分,淼淼的美国养母molly终于和他的中国亲生母亲萍儿(化名)见面了,两位妈妈当场抱在一起哭了许久。

最后,双方互相加了微信,约定每年molly会发淼淼最新的生活照片给萍儿。至于淼淼是否来中国见亲生父母,molly说,这得由淼淼自己最终决定。

1月15日傍晚6点30分,宁波失聪男孩淼淼的美国养母molly,终于和孩子的中国亲生母亲萍儿(化名)见面了。昨天,molly离开了宁波。

萍儿和molly的手,一直紧紧地拉在一起。萍儿说,如果淼淼能用上她的眼睛或者视神经,她愿意献出来。

上一篇:降息没有问题